2018-10-09 14:01

在这种情况下,被强迫参加的女生,往往没有更好的办法可以拒绝。尤其是职场新人,最主要的想法就是希望得到同事认同,更不敢冒犯他人。如果不服从这个群体的话,她自己就会被孤立起来,别人觉得跟你这样的人玩没劲。

就算是西门大官人这史上第一急色鬼,见了美女命也不要的主儿,也晓得一个真理:追求自己心仪的女人,要有章法,要有礼貌,要有节奏受了高等教育的中国男孩们竟然已经到吃相如此难堪之境?女作家陈岚在其公众号女拳文化中撰文抨击。我恨不得伸手到屏幕里叉住这些猪八戒一样吃相难看的小崽子脖子喝一声:女人不是用来吃的!也不止是用来繁殖的!但转念一想,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人,除了吃,或繁殖,还有其他更美妙的事。

更糟糕的是,甚至有些女生自己也并不觉得这样有问题。其实没有任何人可以代表别人的意愿,李思磐说,往往是女生们私下交流之后,才有勇气把自己的不同声音表达出来。

现在很多单位的年会、娱乐活动,常常会见到不少含有性意味的小游戏,组织者还以为这样能调动气氛,而女生若拒绝参加,则被视为玩不开不合群。

受到这样的批评,有些高校男生还觉得委屈,自以为是在讨好女性。甚至有些高校女生也觉得无所谓。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社会学博士候选人董一格说,今年三八节的横幅,她见过更露骨的:你的引力波太大,我们hold不住、小李子都拿奥斯卡,你们怎么还不嫁

他们习惯了这种群体文化,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新媒体女性网络负责人李思磐认为,日常的文化就是这个样子,就是男生可以在性的话题上面表现地比较有攻击性,女生是被迫接受的,基本上不能说不的,因为说不就显得不近人情,开不起玩笑,这才是比较可怕的地方,都已经接受了这么一个潜规则。

我开始庆幸,自己在北京大学读本科的时候,情况还不至于如此糟糕,她说,我首先是一个大写的人。我可以豪放、可以文静、可以为钻研课题几天不打扮,也可以掷地有声地参与讨论任何公众事务。我有权在男人面前,不卖萌、不撒娇、不受骚扰。

她明确地指出,高校男生贴出这些明显有性暗示(或明示)的条幅,把女性当做性客体是骚扰:请不要为你们的集体性骚扰找任何借口。

最可怕的是,这只是相对单纯的同学之间,没有太大的权力关系。你想这些人出去到单位会怎么样?这些男生就成了领导之后,那又会是什么样?

在一个认为做家务、带小孩是女人的职责、女人不擅长学理工科的社会,中国女人以诺贝尔奖,给出了自己的告白;而我们的高校,却以年复一年、不断秀下限的集体性骚扰,作为回馈。